第三百一十一章 欺负到我岳母头上了_地球最后一条龙在线阅读

第三百一十一章 欺负到我岳母头上了

2019-10-07更新

“秦医生,我再给您倒一杯。”妇人起身,拿起茶壶说道。

    秦飞连忙摆手道:“阿姨,不用了,您真不用这么客气,这茶不错,您留着自己喝吧。”

    妇人听到此话,心里顿时更多了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“阿姨,要是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,这几天记得给孩子按时吃药。”秦飞刮了刮婴儿的小鼻子,也不知为何,方才还大哭大闹的婴儿,在看着秦飞的时候,却停止了哭泣。

    “秦医生!”秦飞走到门口的时候,妇人忽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秦飞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事。”她纠结许久,终究还是没有告诉秦飞。

    秦飞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,从这里离开后,他就赶回了医馆收拾东西,准备出发回江城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飞前脚走出去不久,便有两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他喝了吗?”两个人正是深井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嗯,喝了,这个药不会害死秦医生吧?”妇人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对他身体不会产生任何影响。”两个人摆手道,随后,他们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摆在了桌子上,笑道:“这里面有一百万,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妇人急忙拿起了银行卡,道谢连连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这几天辛苦了。”秦飞临走之前,对颜如玉说道。

    颜如玉摇头道:“不辛苦不辛苦,先生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秦飞对她微笑致意,随后一脚油门,便向着江城出发。

    因为许久未曾回家,所以秦飞走到路上的时候,特意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。

    三个多小时后,秦飞的车出现在了苏家的门口。

    苏家一如既往,门口停着两辆车,一辆是赵雅的车,另外一辆则是黑色的奔驰。

    “换车了?”秦飞疑惑道。

    把车停好后,秦飞拎着礼物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苏子平便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秦飞?怎么回来了?”看到秦飞后,苏子平眼睛顿时一亮,下意识的往身后望去。

    “小玉呢?她没和一起吗?”苏子平嘀咕道。

    秦飞尴尬的说道:“苏玉有点事情要忙,所以没回来,这次就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爸,买新车了吗?”秦飞怕苏子平追问,便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嗨,我哪有钱买新车啊,妈能给我钱吗?”苏子平白眼道,“家里来客人了,回来的正好,过来跟人家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个人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赵雅正颇为儒雅的坐在沙发上,而她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这男人大约四十岁左右,身上地BURBERRY西装显示出他不俗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秦飞把礼物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雅连忙拉着秦飞,满脸欢喜的介绍道:“这是我女婿秦飞,是个神医!”

    对面的男子微微点头,似乎对秦飞不太感冒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臧总,叫叔叔。”赵雅继续道。

    秦飞微微点头道:“见过臧叔。”

    臧总嗯了一声,随后说道:“我们谈生意,让小辈在这儿守着不太合适吧?要不我们去书房?”

    “好,全听臧总的!”赵雅连忙起身,带着这个臧总往书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秦飞和苏子平这两个同病相怜的男人坐在沙发上,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那个臧总是干什么的啊?”秦飞问道。

    苏子平说道:“是个什么珠宝商人,据说人家背后有大关系,是一个大品牌旗下的公司!妈想着跟他们合作,要是能谈成了,以后咱们苏家在江城,那可就是第一珠宝商了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秦飞不是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突然回来是为了什么事儿啊?”苏子平问道。

    秦飞挠了挠头,说道:“这不是为了看看和我妈嘛!”

    “呸,这话也就骗骗妈。”苏子平白眼道。

    秦飞见糊弄不过去,便只好如实回答道:“我跟人约好了切磋,地点选在了江城,所以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书房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秦飞和苏子平对视了一眼,接着便急匆匆的往书房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便看到赵雅面红耳赤的站在那里,而这个臧总则是颇为淡定。

    “妈,发生什么了?”秦飞急忙走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赵雅咬了咬牙,说道:“没…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赵总,大家都是成年人,有些事情不必那么在意嘛。”臧总笑呵呵的说道,“我听说丈夫还是靠养着呢?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秦飞瞬间就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子平也不傻,他老脸一红,指着这个臧总破口大骂道: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让我滚?想好了?”臧总毫不畏惧,他起身笑道:“江城不知道多少人都想跟我们合作,不付出点什么就想让我答应?”

    “赶紧滚。”秦飞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臧总哼声道:“年轻人,我们之间的事儿就不要插嘴了,再说了,我看岳母也不像是什么守妇道的人嘛。”

    “!”苏子平大怒,刚要开口,秦飞已经冲到了他面前,抬手一巴掌便抽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直接把臧总从书房抽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他捂着肿胀的脸,从地上爬起来大怒道:“小子,知道我是谁吗!敢打我!”

    秦飞冷着脸说道:“是谁?告诉我,我顺便把公司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听到这话,臧总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挺会吹牛皮啊,一个小小的医生,也敢口出狂言!”臧总哼声道,“我们背后可是千明古董!知道我们公司有多么大的实力么?像这种臭虫,我抬抬脚就能踩死!”

    “千明古董?”秦飞眉头一皱,似乎觉得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?这倒也正常,我们公司处在天子脚下,们巴掌大的地方自然不知道。”臧总冷笑道。

    赵雅脸色也有些难看,她根本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我们不合作了便是。”赵雅推搡着臧总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了我还想让我走?做梦!”臧总冷笑了一声,“我告诉,今天这小子要是不给我跪下道歉,我一定会把他送进去!江城告不倒,我就去省里!实在不行,我委托我们公司法务!”

    秦飞一直没吭声,他想了半天,终于想清楚了,这个千明古董,不就是沙千明的古董公司吗?

    看来沙千明和缅北彻底达成了合作关系,现在居然进军珠宝行业了。

    “叫臧什么。”秦飞拿出来手机,“我给们老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总?”臧总嗤笑了一声,“也不撒泡尿照照什么德行,我们沙总会认识?”

    秦飞没有理他,他拨通了沙千明的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沙千明便接听了手机,他略带惶恐的说道:“秦先生,您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秦飞笑道:“沙总,最近公司经营的不错啊,都进军珠宝业了?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知道的?”沙千明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的?”秦飞语气瞬间冷了下来,“手底下的人欺负人欺负到我岳母的头上了,还问我怎么知道的?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  • 发表评论


推荐链接